【视点】午夜“飞贼”折翅榆阳 ——榆阳公安侦破“6·29”特大跨区域系列入室盗窃案纪实

榆阳宣传2018-02-12 08:01:00

午夜,鬼魅般的“飞贼”频频现身榆林城区的居民小区。他们飞檐走壁,徒手攀爬高楼如履平地,入室盗窃后犹如幽灵般迅速消失在夜色中。

盗贼猖狂,人心惶惶。榆阳公安雷霆出击,布下天罗地网缉拿盗贼。7月12日,经过半年多的缜密侦查,榆阳警方成功破获榆林市公安局挂牌督办的“6·29”特大跨区域系列入室盗窃案,抓获团伙成员15人,破获系列入室盗窃案件230余起。案件的侦破成功打掉了一个长期盘踞在榆林市的特大攀爬入室盗窃团伙,斩断了一条由榆林通往四川的盗销通道。






1


凌晨时分----盗窃大案频发

2017年2月26日,农历二月初一,陕西榆林,寒冬刚过,初春乍到。

凌晨2时30分,榆阳区富康路国瑞小区门口,2名年轻男子东张西望,鬼鬼祟祟,看到四下无人后,两人窃窃私语了几句。其中一名身着黑色棉衣的男子蹲在墙角四处张望。另一名身着灰蓝色上衣的男子蹑手蹑脚地走到小区2号楼3单元。

“蹭蹭蹭......”,突然,身着灰蓝色上衣男子双手抓住天然气管道,像猴子似的三窜两跳爬了上去,高超的攀爬速度和技巧令人惊叹。男子爬到三楼后一个侧身从半掩的窗户钻了进去,动作干净利索。

大约5、6分钟后,年轻男子从窗户探出身子,顺着天然气管道嗖嗖嗖地滑了下来,与下面蹲守的男子迅速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7时05分,“叮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在榆阳公安刑警大队值班室响起。

“喂,公安局吗?我家里昨晚被人偷了14000元”。电话里,报警女子声音颤抖的焦急地说。

“你家在哪里?我们马上派人过去”。接警员详细询问记录下接警信息。

7时15分,“我家被盗现金1400元,vivoplay5手机1部”。

......一时间,报警电话此起彼伏。

7时28分,在受害人张女士家里,现场勘验民警详细提取、记录、拍照每一处案发现场,指纹、脚印、划痕、血迹每一个疑点、每一处细节都都小心翼翼地收集。

9时30分,案情研判分析会紧张进行中,身着白色警服的榆阳分局党委书记、局长李安镇眉头紧锁,各警种参会人员个个脸色凝重,默不作声。

“2月1日以来,我区连续发生一系列入室盗窃案件。2月1日至2月26日,全区共发入室盗窃案件63起,其中被盗万元以上大案5起”,主管刑侦副局长刘耀详细汇报发案情况。

“作案人员身材矮小,攀爬能力强,基本断定系外地流窜人员作案”。党委委员、刑警大队长刘生玉分析。

“案子发了就要想办法破,不要有等靠思想,要主动寻找破案线索”榆阳分局党委副书记、政委李学恩说道。

“近期入室盗窃案件高发,被盗财物数额大,社会影响恶劣,给老百姓生命财产安全造成严重损失。我们要细心钻研,静下心来破案,沉下心来防范,尽快给老百姓一个交代”李安镇局长说。

警情就是命令!顿时,全警闻风而动,打防管控并举,打盗抢降发案,提升群众安全感专项行动全面打响!

在繁华地段、交通节点,一座座警务工作站警灯日夜爆闪,民警24小时值守,不间断设卡盘查可疑人员。

在大街小巷、居民院落,一辆辆“110”巡逻车像一座座移动警务厅,在案发区域和地段不间断巡逻防控。

在案发现场、监控网点,专案组民警像拧紧发条的陀螺,日夜不停的勘验现场,调取监控,分析研判案情



2



抽丝剥茧--拨开重重迷雾

“停,退回,再回放,看相貌、走路姿势、穿的衣服和前几天航宇路邮电小区作案人员一样”,侦查员韩廷文不停的絮叨,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监控视频,连日的劳累让他双眼干涩,他用力往大睁了睁眼睛,生怕遗漏一点点蛛丝马迹。

模糊不清、时有时无的监控视频,狡猾的作案人员随来随走。面对频频高发的案件和迷雾般的案情,破案的压力像团乌云压在专案组民警头上。陷入困境的案情对民警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折磨,更是一种心理上的煎熬。

“静下心来,不要急躁,没头绪了就再从基础工作做起,从案件源头查起”,专案组主办侦查员田荣看到民警急躁的样子,心平气和地宽慰说。

对作案人员可能留宿的旅店、网吧,可能销赃的二手手机交易市场、黄金首饰收购加工点等地方逐个走访摸排。

对案发区域视频监控逐个调取,重新详细分析研判,发现可疑线索,循线深挖作案人员的落脚点、销赃点。

一条条线索通过甄别核查、分析比对后汇集在专案组手里。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专案组民警的艰辛努力下,抽丝剥茧,案件重重迷雾逐渐被破解开来。

这是一伙来自四川大凉山的彝族盗窃人员,他们以血缘、地缘为纽带,具有很强的攀爬能力和反侦查能力;作案现场痕迹少、证据少;作案时间集中在凌晨2-5点;作案方式主要是通过攀爬天然气管道等方式进行入室盗窃;作案地点随机而定,成员之间时分时合,时来时走,结伙方式呈松散、交叉型,个别成员有单独作案习惯,该团伙在安徽、江苏、湖北等地都有作案嫌疑,且团伙部分成员多次因盗窃被公安机关打击处理过。

侦查中,专案组民警发现作案人员都用彝族语交流,由于不懂彝族语言,专案组民警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近在咫尺的犯罪嫌疑人,却不知其所云,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6月29日,榆阳分局通过市公安局向陕西省公安厅刑侦局上报了关于将该案列为省厅督办案件的报告,并将此案确定为“6·29”特大入室盗窃专案。

7月1日,经过逐级沟通协调,陕西省公安厅通过四川省公安厅紧急调来2名懂彝族语言民警协助专案组侦查破案。

至此,专案组全方位对涉案人员生活轨迹、社会关系、作案规律等展开密集侦查,并逐步确定涉案人员落脚点和抓捕点。

在漫长而艰难的侦查期间,榆林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张明和榆阳分局李安镇局长多次专题听取案件侦破情况汇报,并就案件侦破工作作出指示。


3


清晨出击---合围瓮中之鳖

农历六月二十四日,彝族“火把节”,为了防止犯罪嫌疑人返回四川过节,在省公安厅刑侦局和张明副市长的指示下,专案组决定提前收网。

7月12日16时,榆阳公安党委会议室,“6·29”专案抓捕动员会正在进行,市公安局党委委员赵国碧、榆阳分局局长李安镇神色严肃地端坐在中央,身后红色背景墙上,金色镶嵌的“对党忠诚、服务人民、执法公正、纪律严明”魏碑体大字赫然映入眼帘,左右矗立的党旗和国旗显得庄严肃穆。

“这次抓捕行动由张明副市长任总指挥,赵国碧、李安镇任副总指挥,抓捕行动下设6名指挥员,分为四川、神木、榆林等9个抓捕组,抽调警力200名”李安镇局长对抓捕工作进行详细安排部署。

“抓捕行动中,一是听从命令,服从指挥;二是严格纪律,保守秘密;三是分类着装,注意安全。所有参战人员7月13日6点准时进入抓捕点”。赵国碧嘱托说道。

7月13日6时,天刚蒙蒙亮,位于榆林市昌汗界的市公安局第二办公区视频指挥大厅内,张明副市长早早就来到大厅,指挥抓捕工作提前进入战斗状态。

各抓捕点,全副武装的民警早已严阵以待,街面上警车疾驰,警灯闪烁,在警务工作站、火车站、汽车站和进入城区的治安卡点上民警荷枪实弹对过往可疑人员、车辆、物品盘查。

7时!“开始行动!”随着指挥部张明副市长一声令下,各抓捕组雷霆出击,迅速包围包围犯罪嫌疑人落脚点。

而此时,盗窃劳累了一夜的犯罪嫌疑人正在梦乡里做着发财的美梦。他们做梦都没想到一张抓捕的大网已悄悄落下。

“警察,都别动!”破门而入的民警大吼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床头的犯罪嫌疑人。面对突如其来的民警,躺在床上光着膀子睡觉的阿史某某、白阿某惊魂未定。

“咔嚓”,一双双冰冷的手铐戴在两人手上。凌乱不堪的房间,嘈杂的喧闹声中民警抓捕行动干净利索。

7时05分,抓捕一组在汽车北站“XX招待所”成功抓获犯罪嫌疑人余某、吉木某某。

7时08分,抓捕三组在榆林学院附近“鸿X宾馆”抓获犯罪嫌疑人阿某以古、阿某古前、杨某及宾馆老板张某。

7时11分,抓捕二组在西门口抓获犯罪嫌疑人海来阿某、白某吉及宾馆老板李某。

初战告捷,但惊动后的其他犯罪嫌疑人很可能逃窜回四川老家。专案组民警放弃休息,连夜奋战,继续抓捕漏网之鱼。

7月14日,慌忙逃窜的马某曲布、石某尔体、曲某马古、曲某尔落驾驶汽车携带赃物准备潜逃,回到四川大凉山老家。但此刻,从汽车站到火车站,从沿街路口到各个卡点,抓捕组早已布下天罗地网,静静等待“鱼儿”落网。12时许,在麻地湾通往汽车北站的路上,专案组民警成功截堵了企图驾车逃走的马某曲布等4人,并从车上查获大量盗窃来的手机、黄金首饰和电脑等财物。

7月14日14时许,专案组民警韩廷文等人在绥德县火车站成功抓获意欲逃走的杨某军、杨某宽两兄弟。

7月30日,专案组远赴四川成都成功抓获收赃人员刘某。

至此,经过周密部署,数日苦战,专案组成功打了一个漂亮的伏击战,犯罪团伙成员基本被全部抓获。


4

攻心为上--破局审讯难题

犯罪嫌疑人杨某宽,彝族名“莫西石体”,有吸毒史,患有艾滋病,脾气暴躁,生性多疑,心狠手辣,以患有艾滋病为由对抗审讯,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

审讯中,民警既要防止其自伤自残,又要照顾其饮食起居,同时还要防止艾滋病对民警的传染。

“你心理不要自卑,人格上我们都是平等的,我们会完全保障你应该享有的权利,可以谈谈你的过去吗?”侦查员韩廷文温和的问道。

......沉默!面对民警的讯问,杨某宽低着头长时间沉默不语。他深知自己罪孽深重,2007年染上毒品后,为筹毒资他走上以盗养吸的道路,随后又因毒染上艾滋病。再后来,弟弟杨某军也被他拉下水,一起走上了犯罪的道路。10年时间里,杨某宽在哈尔滨、山西等地到处流窜盗窃,先后2次因盗窃被哈尔滨、山西警方打击处理,3次因吸毒被强制隔离戒毒。

“杨某军是你亲弟弟吧?他想替你承担,你忍心让自己的亲弟弟替你‘背黑锅'吗?”

“不!不不!,和我弟弟没关系,都是我干的。”谈到自己的亲弟弟,闭口不开的杨某宽紧张的连连否认,张口闭口都是自己干的。

“我患有艾滋病,政策对我是宽大处理的,我在神木、府谷和榆林城盗窃过很多次,次数多了,有些记得清,有些我也记不清”。杨某宽耸拉着脑袋说,但民警知道狡猾的杨某是在避重就轻,和民警打马虎眼。

......

阿某以古,男,32岁,四川省大凉山人,是一只藏在背后的狡猾狐狸,他是在榆林的四川大凉山彝族盗窃团伙的核心人物,也是案件侦破工作的中轴线,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其主要是销赃,贩毒,建立起一条盗销链,利益网。

“福建的周某认识吧?谈谈你欠四川成都刘某5000元债务偿还的事?”

“你的微信昵称是‘昂贵的背影'?你给四川成都的刘某快递的是什么东西?你们微信交易的证据我们都很清楚。”专案组民警不时抛出证据。

“吉某某业、俄某尔义、金某格格、阿某沙沙......”一个个盗窃犯罪嫌疑人的面孔在阿某以古的脑海里不停地闪现。

在艰难的审讯中,民警与阿某以古进行了艰苦卓绝的心理对抗,斗智斗勇,这考量的不仅是胆识智慧,更是心理战术。

经过长久的僵持对峙,再铁的事实和大量证据面前,阿某以古的内心防线彻底被击垮,他像泄气的皮球,慢慢低下了头,如实供述自己的一起起犯罪事实。

经审查:2016年以来,以阿某以古为首的来自四川大凉山彝族人员流窜到榆林、神木、府谷、山东、湖北等地,白天藏匿在宾馆,凌晨时分窜至居民小区采取攀爬、破窗等方式进行入室盗窃,盗窃所得赃物由阿某以古收购后,通过圆通快递的方式销往四川成都的刘某,刘某又转手卖给成都市雷波县的二手手机市场代理人,由此形成一条盗销一条龙产业链。该犯罪团伙先后在全国各地作案230余起,单案盗窃数额最大10万余元。团伙成员即来即走,随机组合,其中3人患有艾滋病,7人吸毒严重成瘾,盗窃所得全部用于吸毒和日常生活的挥霍。

5


不辞劳苦--奔赴千里羁押

由于涉案成员大都吸毒成瘾,羁押期间,毒瘾发作,哭天喊地,关押难、治疗难,为了后续工作顺利进行。7月16日,专案组将曲某尔乐、麻某曲布、海某阿且3名吸毒犯罪嫌疑人送往榆林市强制隔离戒毒所。

7月17日,鉴于案情战果辉煌,后续深挖审讯羁押工作量大,榆林市公安局决定将此案列为挂牌督办案件。张明副市长、李安镇局长多次明确指示各警种组织精兵强将,穷尽措施手段,继续扩大战果,力争将案件办成精品案。

烈日高照,骄阳似火,闷热的夏天,在榆阳、府谷、神木、米脂等县区居民小区,专案组民警兵分几路,顶酷暑,冒风雨,夜以继日,马不停蹄地带领犯罪嫌疑人指认现场,寻找受害人。

辛苦的指认工作中,专案组民警顾不得疲劳,饿了吃口面包、渴了喝口水,困了眯一会。

由于犯罪嫌疑人对作案地形不熟悉,作案地点又是随机选择,现场指认工作需要反复进行。每指认一处现场,专案组都要带领犯罪嫌疑人返回居住的宾馆,尽力稳定犯罪嫌疑人情绪,反复确认,工作量十分庞大。

一个个犯罪现场被还原,一个个受害人被找到,一起起案件被侦破,民警的汗水洒了一路。

由于没有专业艾滋病关押治疗场所。经省公安厅汇报协调后,榆阳分局决定将3名患有艾滋病的犯罪嫌疑人送往四川省美故县,由当地公安机关收押。

7月21日,专案组田荣带领民警将杨某宽、海某阿且、曲某马古3名患有艾滋病犯罪嫌疑人送往四川省美姑县。

“嗷嗷嗷,不交代!”一路上,海某阿且像头发疯的困兽,不停地挣扎、嚎叫。即便在最痛苦的时刻,他也不忘给同伙传递攻守同盟的暗号。

而犯罪嫌疑人杨某宽艾滋病发作,腿部溃烂流血。羁押民警既要防止犯罪嫌疑人逃脱、自伤自残,又要不停地用药品给犯罪嫌疑人止血消炎,同时又要防止自身被艾滋病感染。

一路颠簸,一路劳苦,在两天两夜的羁押途中,专案组民警精神高度紧张,没敢合一眼,没吃一顿饱饭,时时刻刻紧绷着安全这根弦,最终安全将3名犯罪嫌疑人送达四川省美故县公安局。



编辑:谢安发

校对:谢安发

编审:榆阳区新闻中心

“榆榆”和“阳阳”欢迎您踊跃投稿

榆阳区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解读最新政策 关注社会热点

聆听百姓心声 讲述榆阳故事

《榆阳宣传》新闻热线:0912-8108337 

欢迎投稿至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老凤祥黄金零售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