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宁卫城怀古,黄金海岸远眺

心岸薇旅2018-06-14 12:08:39

暑假将尽,香江睦邻七八家相约,带孩子们再玩一次。去哪儿呢?有人提议,去石狮黄金海岸!就这样,自驾游车队“浩浩荡荡”直奔石狮而去。

石狮,地处闽南金三角,因当地凤里庵旁一尊石狮而得名。据说,这尊石狮很灵,往来商旅视之为路标,从未误事。

石狮,67公里的海岸线上,岛礁星罗棋布,与台湾隔水相望。碧浪银沙,早已成为旅游热门景点,其中颇负盛名的是中骏黄金海岸度假村。

就像深圳一样,一个籍籍无名的小渔村,乘改革开放春风,巍然崛起。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石狮“名动天下”,人们只知道这里华侨多,舶来品多,什么手表、三用机、牛仔裤等,吸引梦想发财的人们纷至沓来。曾几何时,这里作为福建省综合发展试验区,由县改市,GDP呼呼地往上直窜,俨然成为亚洲最大的服装批发市场,各项事业蓬勃发展,端端的成了驰名中外的现代化城市。

你可能会认为,深圳毗邻香港,石狮毗邻台湾,不过是地缘的关系,都是没有历史的新城。深圳也许是,石狮可不是。拨开历史的尘封,你会发觉,这个看似年轻的城市,其历史文化底蕴深厚,名胜古迹众多。

石狮曾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出洋的必经之地。本地的姑嫂塔、六胜塔的灯光,均是照耀当年“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航标。

就在黄金海岸度假村不远处,有个永宁古镇。当你漫步其中,你会感受到岁月的风霜,历史的苍茫。出入这著名的“滨海千年古镇、东南第一卫城”胜地,我的心不由得肃然起敬起来。

“卫所”是明太祖创立的军事制度。1394年,明洪武二十七年,朝廷为抵御倭患,令泉州卫指挥佥事童鼎在永宁督造卫城,以屏障泉南。辖区20万人,居民多来自北方各郡。你只要从“颍川衍派”、“太原传芳”、“陇西郡望”等各家不同匾额,就可以看出其渊源。《永宁卫志》记载:“封家不下三万,官印七十二颗”,昔日鼎盛如此。作为福建海防古城,永宁卫与天津卫、威海卫并称当时全国三大卫所。“永宁卫”也是厦门的“母城”,厦门建城后,由永宁卫派兵戍守。

永宁,顾名思义“永世安宁”,它却承载了太多的波涛起伏。

永宁古镇,形同鳌鱼卧滩。街道一纵三横,将永宁城包裹起来。交错的街巷,犹如鳌背的纹路,因此又称“鳌城”。我们穿行的石板路,就是当年永宁卫的中轴线——永宁古街。“一条古街,两栋书院,三座寺庙,四个商行,五座城门,六栋洋楼,七种小吃,八种景观,九座古大厝,十家老字号”,或许是永宁昔日盛况的写照。如今大多已残破凋零,游人稀少。

中开坊十字路口是永宁镇的中心点,有直通五个城门的街道。 

街道两旁,衰败的商铺木门,早已看不出旧日的富庶与繁荣。那些曾经的传奇,只能在导游的讲解中,去慢慢地回望:万通号布行如何日进万金,兴源号油坊如何彻夜加工,三只乌槽木船如何穿梭往来,面线为何过澎湖而变淡,永进巷为了炫富,如何将红绫一路铺到外高墺……

倒是古街的人杰地灵,还是有迹可循的。

这一路走来,每隔数十步,就有各姓宗祠,各类庙宇。据《石狮市志》记载:南宋至清,永宁共出过进士28位,明、清举人51位。宋至清,朝廷命官35位。其中最为显赫的是黄克瓒。他是万历八年进士,历任刑部、兵部、工部、吏部等五部尚书,俗称“黄五部”。一门三进士、二举人”的佳话,流传至今。

陈氏宗祠,至今仍然是福建名祠之一

这里清代以前以海防为主,清后则以商贸为主。

提及商贸,必定要提到 “大夫第”林元品,嘉庆六年诰授“奉天大夫”。他的“日茂”号商行,垄断了台湾鹿港商贸。永宁“日茂”古大厝(也称十三架),如今为林家后人所居住,其建筑酷似鹿港林宅。院子里还残存几个用来插旗杆的石墩底座。建筑群附有一个“莺山书院”,又称“大书房”,是日茂子弟的课读之处。遗憾的当日没有开放,不然可以就中领略一点林氏文化气息。

还有一个陈大源,他家族经营的“霞源”号,和当时的“日茂”号、“永进”号一起,是鳌城对台贸易的三大商号。陈大源的“霞源”古大厝,极富闽南红砖厝特色,闽南人称之为“皇宫起”。后人做官了,又被称作“秋官第”。陈大源的儿子陈棨仁,同治进士,授翰林编修,是清代著名的金石学家,他为慈航庙石柱题联:“亭以中名,挂汉平分塔影;音从观悟,倚栏来看潮声。”将“中亭观音”四字嵌入,状物寄意,妙不可言。

脚步匆匆,你可千万别错过一个叫“干厝巷”的小巷。这里有残存的“干氏古厝”。 其祖上是蒙古族将军干八秃帖木儿,曾和郑和一起下西洋。其九代子孙均承袭永宁卫指挥使,取“干”字为姓,一直繁衍至今。

永宁不仅孕育了世代文官,也培养出许多抗击倭寇、抵御外辱的武将。民族英雄郑成功,就曾经是永宁的姑爷,其原配夫人董酉姑出生于永宁沙堤村,为帮助丈夫收复台湾,反清复明,她立下了不朽的功绩。永宁的抗倭史上,频频出现戚继光、俞大猷等人足迹。城南门的朝阳山上“镇海石”,那雄浑苍劲的大字,据说就是俞大猷亲题。

永宁卫城城墙高二丈,内设水关沟,外挖护城壕。500多年前的农历四月廿二日,倭寇攻陷永宁卫城,将藏匿在“水关沟”内的数万居民尽行杀戮。天若有情天亦老,次日,天降大雨,将满街血污冲洗一净。从此,永宁有了独特的民俗——“陷城洗街”。每年农历四月廿三日,如果天不下雨,家家户户挑水冲洗街道。以此追忆先人,不忘乡耻。这段痛心疾首的历史,也告喻后人,只有强国兴邦,才能不被异族蹂躏。

古街行走之间,随处可见的是“番仔楼”。这些南洋归侨兴建的豪华洋楼,成为当地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许多建筑材料直接由南洋运回,熔闽南传统民居与南洋建筑风格为一炉,构思奇巧,工艺甚高。

其中最值得一提的就是“宁东楼”。地处永宁制高点观音亭一带,可谓是永宁第一高楼,楼上可以俯瞰永宁镇、远眺深沪湾。楼主为永宁旅菲同乡会第三届会长陈植鱼。其楹联“宁驾金鳌最高位置,东升玉兔发越光辉”,似乎欠工整,但气势不凡,足见大楼何等宏伟。抗战7.16惨案中,“宁东楼”曾被日军占据,作为指挥部,虽然没有毁于战火,但如今也残破不堪。后人移居菲律宾,房屋租给拾荒者居住,年久失修,蛛丝儿结满雕梁。

提及1940年“7.16”惨案,乡人无不咬牙切齿。7月16日凌晨4时,日军2艘航母、6艘军舰、4艘登陆、数十只橡皮小艇,从深沪湾侵入。由航母起飞的7架日机,在永宁各村狂轰滥炸,军舰大炮同时猛轰。接着,日军200人分路登陆。所到之处,烧杀掳掠,其残忍不堪细述。下午4时,日军将抢来的大批物资,搬上军舰,退出深沪湾。此次被日军洗劫的村庄达13个,杀害80多人,伤十余人,奸淫妇女多人。烧毁各种船只300多艘,校舍3所,焚毁行店仓库栈房40多间,楼房50多座。痛定思痛,永宁各界在西门外“孝女姑”庙前泐石建碑,以志世代不忘。

民国年间《永宁卫志》手抄本,记录“七·一六”惨案。

“番仔楼”的奢华,从侧面反映出背井离乡创业的艰辛和海外侨胞拳拳的桑梓心怀。有一座“熙宝楼”别具浪漫色彩。楼主陈焕熙,菲律宾归侨,他的“定制西装店”,在国外也算得老字号了。在二楼阳台有一副楹联“焕若宝珠光祖德,熙如珍品霭鸿禧”,巧妙地将“焕熙”与“宝珍”夫妻名字嵌于联中,印证他们在异国他乡相濡以沫的爱情。如今被租为公益图书馆。

幸免于7.16日军炮火的城隍庙,自有神奇的传说。随着日升号的兴旺,城隍庙分香到了台湾鹿港、彰化等地。永宁城隍庙,气势恢宏,背五虎(山),面金狮(深沪山),守土有功,朝廷圣旨勅赐“忠佑侯”。庙中除供奉城隍爷外,还有二十四司、四大将、三夫人、役使差官近百尊神像。其书法、联文、木雕、石雕、砖刻均出自明、清高手。是闽南地区规模较大,保存较完整的一座城隍庙,至今依然香火鼎盛。

明朝开始,赐封各地城隍爵位,“京都为明灵王,府为威灵公,州为忠佑侯,县为显佑伯”。永宁卫指挥使,官阶二品,规格较高,故永宁城隍之神勅赐“忠佑侯”。这也可以看出,朝廷对这东南形胜之地的高度重视。

庙门台阶下是一门明代嘉靖年间的古炮(1997年在永宁小东门出土)。你可以从断裂的炮口遥想当年抗倭经历过怎样激烈的战斗。古炮的旁边是石刻的“清代永宁城图”。

永宁还有董云阁烈士故居。1930年董云阁曾任福建省团委书记,危难中还组织过临时省委,1932年被捕,在厦门禾山海军司令部被秘密杀害,牺牲时才24岁。在那个年代,他本可以在菲律宾当富二代,却毅然抛弃荣华,回国投身革命,实是难能可贵。

岁月悠悠,卫城老去,涛声依旧。永宁古卫城一如既往,背负着历史的繁荣与悲沧,古朴安详,护佑现世的侨乡发展。

从历史中梦回,我们继续东行,来到孩子们欢喜雀跃的黄金海岸。这个滨海休闲综合体,可谓是中骏集团重金打造的。

黄金海岸度假村分为海面、岸线和陆上三大区域,游乐项目众多。

我们入住的是中骏黄金海岸的“一呆公寓(Estay)”,取“一呆就不想走”之意。设施豪华,边上的运动中心,有配套的恒温游泳池,健身房,棋牌室等。远近海景,一览无余。

海滩正中是一尊滴水观音像,兀然矗立,与附近的观音山,交相辉映,护佑每一艘渔船出航归航。那貌似巨无霸的“万吨巨轮”——黄金海岸“石狮号”,其实是一座海洋世界。

这里空气清新,海天一色。坐在海边,听海的声音,看云的变幻,品风的滋味。旅途的劳顿,尘世的纷扰,都可以在这里一股脑地卸给海天。

狭长的海滩向远方无限地延绵,沙子又细又软,乐坏了城里的孩子们。他们追逐着,嬉闹着,银铃般的童声飘向空中,撒向海里,与海鸟,浪花一起“嗨”!可以挖沙堆城堡,也可以坐上沙滩车一路飙风。

海水清澈透明,水温适宜。我们没有乘快艇出海或者下海游泳,只是在浅浅的海水中,滩涂上,夕阳西下,让孩子们“讨小海”。贝壳啊,小鱼啊,小螃蟹啊,海螺啊,都是孩子们的最爱。满满的一小桶“成果”,在第二天我们离开前,特意坐船出海“放生”了。来过,玩过,开心过,就让它们回到属于它们的大海的怀抱吧。人之初性本善,童心可则啊!

入夜,我们围着荧光棒象征的篝火,带上面具,夜光头饰,在主持人的风趣引导下,跳起欢快的兔子舞、洗衣舞,玩起各种老少咸宜的游戏。全然释放自己,让欢声笑语划破星空,伴随海涛,飘向远方。

我们还有一项重要的活动,就是看海上日出。最佳的取景处,非“洛伽寺”莫属。这里的民众,多信观音。沿着海岸线行走,你会发现一排黄墙红瓦的古建筑群,那就是洛伽寺了。这座特有的海边寺庙,历来香火不断。

第二天一早,虽然在阳台上我们可以看到晨曦,但是你想要一睹太阳如何从海面上冉冉升起,你一定要来到海边。天刚破晓,“洛伽寺”后就聚集了众多的摄影爱好者,他们扛着长枪短炮,在此守候那夺人心魄的瞬间。感谢此行的香江自驾游团长,不负众望,克服困难,抢拍到日出的完整片段,供我们一行人纷纷借图。

望着海天徐徐升起的朝阳,看那血色一般的海水滴沥而下,渐渐分离,硕大的一轮,由红变白,终于跃上蓝天,我忽然想起白居易那著名的词句“日出江花红胜火”,也忽然领悟到“浴火重生”的真谛。这就是新生,这就是希望。“少年强则中国强”,“国强则民安”。孩子们,愿你们健康成长,将来都成为国之栋梁。

来到海边,吃吃渔民刚刚打来的海鲜,真是不错的选择。黄金大道上的鼎记海鲜楼,价格实惠,海味鲜甜,大家赞不绝口。

 


Copyright © 老凤祥黄金零售价格联盟@2017